丝仔o_O

大眼男神诹少本命

©丝仔o_O
Powered by LOFTER

睡莲和法国梧桐是亲缘最近的物种

秋弟最后气上天wwwwwwww

死啦死啦:

来自一个科普,睡莲和荷花没什么关系,现存植物中和它血缘关系最近的是法国梧桐


标题和tag没打CP就不是CP向






从小大家都说,叶秋和叶修一点都不像。


这话叶秋叶修听得都很满意,双胞胎最烦被说像,同卵双生更渴望成为独特的个体。大家都说,很容易分辨嘛,一眼就能看出来,叶秋也觉得。


除了叶修假装自己,把他那份的糖领走时。


“糖吃多了容易蛀牙。”叶修说,一边把他的糖吃完了,“我这是在帮你。”


叶秋气死了,眼看叶修舍己为人地吃完了糖,他很委屈,但又不想去告状。叶秋有一点爱面子,而且他知道吵不过叶修。


结果叶修真的得了蛀牙。


看到叶修拔了牙回来捂着脸喝稀粥,叶秋坐在一边偷着乐。叶修看他一眼,他又一本正经地坐直了,还给叶修夹菜:“哥哥吃菜。”


叶修永远叫他都是“叶秋”,但叶秋却总喜欢叫他“哥哥”。弟弟这个身份并没有给他什么好处,叶家从来不讲哥哥要让着弟弟这一套,尤其是当这个哥哥是叶修的时候。


叶秋还是这么叫他,前缀随心情而变,大部分时候都是“混账哥哥”、“混蛋哥哥”,他的哥哥总是让他生气,给他惹来麻烦。他有时候甚至会想他真是倒霉,才会有一个关系这样紧密,从那张相似的脸开始就无法摆脱联系的人。


他说这话时,叶修正点燃了一支烟。火星闪了几下,烟雾升起来,让他的脸有些模糊。他不会抽烟,叶秋也不会,所以他偷了一包来,抽了一口就被呛到,倒是叶修顺手拿过来也开始试。总是这样的,很多“坏事”,其实是叶秋起的头,但继续下去的总是叶修。叶修说:“你真的不再来一口吗?”


“我已经试过了。”叶秋面无表情,“你才是,别上瘾了啊。爸妈会说的。”


叶修笑了笑,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


后来叶秋总在想,面对要做的事,叶修并不在乎别人,有时候甚至不在乎自己。


在他们家里,叶秋似乎是更优秀的那个。他有分寸,成绩更好,更懂事,叶修是他的标杆,让他避免“不恰当”的事。


他和叶修住在同一个房间,上同一所学校,每天走的是一样的路。


只是有一天早上,叶秋早早地在门外等着睡迟的叶修,等到他不得不独自出发时,叶修都没有出现。


“我有事自己走了。”叶修回头跟他这么解释。


没有说谎,但话也没有说全,他拿着支笔,在本应写作业的本子上不知道写着什么。那时候叶秋也正值青春期,看了堆乱七八糟的书,他人即地狱什么的,觉得人越来越难懂,而最早实践这个道理的是他的哥哥。


上学放学的路上,叶修又失踪了很多次,叶秋也没告诉父母。有一次他走了没多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叶秋有备用的伞,倒是不愁,只是走着就开始想他哥,他想并不是关心叶修,只是要是淋感冒了,还是会给自己带来麻烦。雨滴打下来漫过叶秋的球鞋,他绕过大路,走向另一条小巷。


没怎么经过思考,仅是凭着直觉在分叉多多的巷子里乱走,居然还是找到了叶修。


叶修并不是一个人,他抱着、或者说是半拖着一条土黄色的大狗,雨已经把他们浇透了。没有了毛的掩盖,那条半人高的狗显得瘦骨嶙峋,腿上还有很长的伤口,血水混着泥水。


叶修试图把它带走,但他力气不够。叶秋没发出任何声音,在滂沱的雨声中,他像听到了什么一样,抬起了头。“叶秋。”他向叶秋招手,“快帮帮我,它受伤了。”


叶修很少会向他提出请求,尤其是这时候的他看起来经过了一番折腾,还有些苍白虚弱。所以与往日不同,叶秋没有跟他吵一句话,他把伞扔到了一边,弯下腰来。


“我们可以收养它。”看着洗完澡又包扎完,有了精神便用瘸腿在屋里蹦跶的狗,叶修突然说,“每天我去那儿的时候,它都一直跟着我。”


叶秋皱了皱眉,叶修的秘密似乎越来越多了。可他想想,自己也一样,就转移话题:“给它取什么名字?”


“叫小点吧。”


“这么大一条狗,你叫小点?”


狗汪汪叫了两声。


“你看,它喜欢这个名字。”叶修面不改色,转头看叶秋,“你会好好养它吗?”


叶秋觉得叶修太混蛋了,这是他带回来的,凭什么要自己来养。但是大概是此时兄弟间的气氛太过融洽和谐,好像他们真的兄友弟恭一样,他鬼使神差,有些呆滞地看着叶修,点了点头。


小点又兴奋地叫了两声。


他那时候觉得这只狗好烦,结果是小点陪了他十年。




没过多久,叶修就带着叶秋打包好的行李,消失了。


叶秋开始,还并没有多生气,他准备离家出走的时候,也做了失败的准备。还没开始就结束固然值得惋惜,不过以后反正还有机会。


但当他发现因为叶修的出走,家里人加强了戒备,让他没办法有机可乘的时候,他就有些愤怒了。


当他越想越不对,甚至开始想,既然叶修也要走,为什么不拉上他一起时,他就出离愤怒了。


没人知道叶修去了哪里,他不要回来了,开始叶秋负气地想,后来发现叶修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


父母的愤怒更甚于叶秋,他没有机会在家里提到这个名字,唯一干过的无聊事,就是在巷子里漫无目的地走,走到太阳都落了,路过一家网吧时,有人在叫他:“叶秋!”


叶秋转过头,听到那人继续说:“你好久没来了啊,快进来……诶?你是……他吗?”


叶秋很快明白了什么,他啼笑皆非:“他管自己叫叶秋?”


“是啊。”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网吧老板说,“你们是兄弟吧,长得真像,我一晃眼就认错了,不过仔细一看完全不一样。”


叶秋摸了摸自己的脸:“完全不一样吗?”


也许是吧。长得越相似,越是完全不一样,叶修永远不会跟他合作,带着他一起出走,他们根本就是殊途之人。


想到这一点,叶秋突然发觉自己在这里耗费的时间,真是毫无价值,他又背起他的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叶修把这件缺德事又做了一遍。


叶修得到联盟冠军的时候,叶秋正面临升学,这差点影响了他。还好那时候荣耀联盟的注册并不算规范,费了点波折终于搞定了。大学四年,正是叶修的黄金时期。他的同学里不乏荣耀粉,总是拿这个相同的名字来调笑叶秋。有几次比赛,没拿到第一,人家凑过来就说:“不应该啊,你是最强的荣耀之神嘛。”


叶秋本来以为自己会不满,但事实上却没有。家里人并不认同叶修的职业,让叶秋别走歪路。叶秋却渐渐发现,他想把叶修的路当做错误的示范去规避,可事实上他追逐着早就不在家的那个人。


叶修短暂回家时,叶秋正在外地,没来得及把他积了几年的指责发泄出来。回去时只看到小点蹲在门口,孤零零的,看起来很落寞。


叶秋蹲下来摸它的头:“你记得他吧。”


你想他吗?




有一天手机响了,叶秋接起来,那边却并不说话。


他“喂”了好几声,电话挂了。叶秋本来想直接拉入黑名单,晚上回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查了一下号码归属地。


H市。


嘉世战队的所属地。


他回拨过去,那边却并不是期待的声音。


“你谁啊?”对方有点不耐烦。


“……我是叶秋。”想了想,他这么说。


那边嗤笑了一声:“现在的诈骗电话真是越来越有新意了,还找个声线像的来骗钱,你知道哪里露馅了吗小朋友,叶秋根本不用手机!”


他多说了几句,有些急躁而不耐烦的声音很快让叶秋想起来是谁,嘉世的老板陶轩,这几年的采访被提到嘉世成绩的下滑和叶修为什么不肯露面时,也是这样的声音。


猜到那个借陶轩电话打过来的人是谁,叶秋觉得有什么自以为坚定的东西也在瓦解。他一直没联系过叶修,哪怕他浏览搜集的嘉世队长“叶秋”的新闻并不少,不联系是因为一种持久的愤怒,既然叶修想脱离这个家庭,那他便走了算了。但这时候,叶秋突然发现他好像错了很多,翻开报纸,又有对嘉世、对“叶秋”的长篇质疑,此刻的他看着密密麻麻的字,没来由地烦躁。


他想叶修还是回来吧,不要面对那么大的压力,不要只能打一个说不出一字的电话,他早就封神了,为什么要被这些琐事折磨呢?为了这个荣耀,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哥哥了。


辗转加上叶修的QQ时,这些话叶秋一个字没说。


他只是写:什么时候回家


叶修又牛头不对马嘴地回复:多少年了你的QQ名怎么还不换,土不土啊




他总让叶修回去,叶修总不回去,哪怕是在他被迫退役的时候。叶秋后来终于忍不住,飞过去了一趟,他们一起喝了点酒,然后都醉了。醉梦里叶秋梦到小到他们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中午午睡,叶秋早就乖乖睡了,叶修还摆弄着手上的玩具,正要躺下小憩一会儿,看到叶秋的被子掉下去了大半,他又爬起来,费力地越过栏杆,把被子往上拉。叶秋在睡梦里咂了咂嘴,叶修忙伸回手,闭上眼睛装作睡着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真是荒唐的梦。




叶修得冠军时,叶秋在办公室里面看直播。


也许是刻意的回避,他其实不太懂荣耀,只是关注着叶修相关的新闻。画外音大概是叶修的粉丝,很是激动:“让我们恭喜王者归来的冠军:叶…修!”


从唇齿之间发出来的“秋”音很快被吞没修正了,只有叶秋才发觉那片刻的迟疑。叶秋这才想起,他的兄长拿过荣耀最多的冠军,这是第一次,冠军的名字叫做叶修。




叶修退役回家,叶秋一定要去机场接他,叶修也没有反对。


接过叶修轻便的行李,并肩同行的时候,叶秋看着地上的影子,又转头看看叶修。


过了这么多年,活在不同的环境里,他们还是长成了一样的高度。


人人都说,他们是一眼就能分辨出的迥然不同。可兄弟始终是兄弟,不仅是基因的相似,有的东西如影随形,怎么也不会斩断。所以截然相反的同时,却又无比接近。


“占了你名字这么多年,抱歉啊弟弟。”非常轻非常快的声音,可叶秋还是听到了,“这些年他们每次那样叫我,都会想起你。”


有一股热潮从胸腔直冲眼眶,让叶秋的眼睛发酸。


“混账哥哥。”他咬着牙说,然后像是为了避免什么尴尬难堪的场景发生,叶秋迈开步子,往前奔去。


但他这次终于不用怕,叶修再次消失了。




end


















然后叶修又去参加国际赛了。



评论
热度(1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