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仔o_O

大眼男神诹少本命

©丝仔o_O
Powered by LOFTER

[叶修/王杰希] 季节(五)

大眼,帅,爆,了。

逗比:

“对方对自己的个人能力充满自信,有时候到了不屑于用心的程度,因此若对手有正面对决的意愿,他们一定奉陪。这是开局让那两个家伙冲下去的意思。”叶修对方锐道,“机械这个职业适合阵地战,为了打着舒服,会跟近战一起抱团进场。”他正说着,对方拳法、刺客、机械三人果真在场地中央铺开阵势,3打2。方锐也不傻,“牧师留在了平台点,这么说他们的远程要走外围策应。一个人走也是挺敢玩的。”


“平台上虽然离牧师近,枪炮师技能射程却难以够到大乱斗的区域,他势必要挑一个台阶占位。要是你,你选择哪个?”


导播切换镜头给了一枪穿云与索克萨尔。因为地形庞大,从这边的出生点无法观察到对面完整的局势,三个远程相互之间要玩一场捉迷藏。“答案是9点钟方向的台阶,因为右撇子在操纵鼠标时习惯向右转。他往右,我们往左,三个人相遇,2打1。”


那边黄少天与孙翔尚与对方3个好手战得一塌糊涂,为免提前暴露自身位置,周泽楷须得按捺住策应的冲动,这点对双方来说大约是一样的。导播将镜头切回上帝视角,如叶修所说,三个角色沿着外围圆环移动,相遇只在瞬息之间。“小周打硬仗是一把好手,你肯定比我更有体会。”


“那自然。”方锐沉下脸,“在对方……那三个人看上去火力并不集中,这种情况下2打1比3打2要快,而且对方是枪炮,虽然重甲防御高,却不够灵活,神枪更有优势。”


事实上场面比方锐说的还要简单。当对方枪炮师露出头来时,一枪穿云的子弹已经率先招呼了过去,为了避免被枪炮一条直线连上,周泽楷不停利用普通攻击和小技能的间隙跑位,这一手对他来说已经简单无比且炉火纯青。在那个眼花缭乱的背景下,索克萨尔成功吟唱了几个小法术。他等着一枪穿云将枪炮师技能骗出的时机,随着双方血量慢慢减少,那不会太难。然而那枪炮师忽然开始蓄力。


镜头锁定这边小规模的战斗。对手想要利用技能后坐力远离战区,拉开距离。索克萨尔早有防备。喻文州在队频里打了一个1,窗口更新时,一个束缚术准确地落在了枪炮师的身上。


一枪穿云如鬼魅般向前滑去,直接出现在了枪炮师身侧。回旋踢!暴射全开,索克萨尔开始不紧不慢地读条。叶修将目光移动回了小镜头的另一侧。“接下来就看少天和孙翔哪个脸黑。”


“肯定是一叶之秋更招人恨。”


如方锐所说,一叶之秋更靠近机械师的攻击范围,只是勉强维持着在线上游走的状态,多挨了几个炸弹之后血线明显比夜雨声烦低上一块。不过二者姿态却截然不同。仿佛无惧无畏似的,战斗法师旋转战矛,与对方拳法拼得你死我活。这场景映在眼里,叶修只是略略一看。不到半分钟后,导播忽然又将外围圆环上的镜头放大。


是中远程三人的战斗到了最终阶段。索克萨尔血量不大乐观,但枪炮师那一方已经见底。一个大招可以收场,精于计算的喻文州却不会让这么浪费的事情发生,他还要省一轮cd面对接下来对自己来说可能所剩无几的战斗。一枪穿云贴身,体术瞬发,子弹间或包围了枪炮;索克萨尔轻飘飘地扔出一枚燃烧箭矢,伤害不高,却已经足够了。


极快速的战局节奏,枪炮师第一个倒下。


“有一定克制,理所应当。”叶修说,“对方确实能干,我们吃的伤害还是有点多。”


察觉到这个战况的近战区对手三人立刻变阵后退。由机械师掩护,他们向3点钟方向撤去,那里没有火力。一叶之秋带着一身炫纹迎头赶上,是个不要命也不罢休的架势。“我去,那货疯了?”方锐一惊,“回来刷血啊!”


夜雨声烦本来已经冲着石不转的方向开拔,见此情景,三段斩起手,他冲回到战局中央。叶修看了一会,什么也没说。不一定不好,他想,输出的机会全是抢出来的,如果和对方磨下去可能反而会绝无胜算。既然不知道能在场上维持多久,那么与其谨慎地浪费不如赌一把,这也的确像是那个孙翔会干出来的事。


龙牙!


可惜运气很差,一叶之秋的龙牙刚刚捅到拳法跟前,还没等血线往下掉,他的脚边爆出了烟雾和火光。随后,无数的小机器人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涌来。“左边左边左边左边左边!”队频里同时冒出夜雨声烦的警告。


为时已晚,屏幕变得一片花,在彻底成为黑白之前,孙翔没能看清楚。旁边的黄少天却是在跑回来时才将一切尽收眼底:佯装退却向外圈圆环上的三人组在中途分道扬镳,刺客与残血拳法家结伴上了台阶,机械师却趁机绕过2点钟的柱子背后,布下了无数祸害,就这样完成带走了一叶之秋的最后一击。


在技能的冲击力下,夜雨声烦不得不顺势向下。石不转及时地抬了他一点血。另一方向,索克萨尔与一枪穿云亦冲这边汇合而来。只是并未赶上。拳法家强行穿墙跳下来到机械身边,二人直接归位,拦在一枪穿云他们身前。钢筋铁骨!


“靠靠靠靠靠真烦!”叶修几乎能听见黄少天对着根本没开的语音大吼。索克萨尔有生存危机,禁不起近身肉搏从而先一步后撤,夜雨声烦果断出击,一记格挡硬吃下了拳法家原本冲向索克萨尔的鹰踏。还没完,一枪穿云强顶着伤害逼得机械稍微后退,剑客与拳法家两人顺势斗成一团。


这是所有人用血量换来的局面。为了迫使对手相互分散,他们付出的是生存的代价。暂时这种隐患还没有发作。剑光乱闪,黄少天与对方来了一场形同与单挑的战斗,双方再快,大部分技能仍然避无可避。千斤坠对仙人指路,无人闪开!


叶修在一瞬间注意到了黄少天的手速。他想这货是真尽力了。胜利者——夜雨声烦。


中国队抢到了开局,观众席上一片哗然。


 


替补选手入替正在计时。


对面忍者略占一些时间上的优势,一叶之秋倒下要晚约20秒。目前场中虽然是四打三,但对面机械师、刺客还都保有约70%的血量,三输出中情况最好的一枪穿云却只剩半血不到了。那两人决不允许石不转有插手的时间,最直接的方法即是令张新杰鞭长莫及。——阵地本来推向石不转所在的6点位,机械师应付着一枪穿云,是打算与其拼消耗的架势。那刺客却是一路冲来,挡住了蓝雨二人组的去路。


“看招!”明知对方看不懂,非要打句废话是黄少天的特点。“这也是个不要命的。”方锐摇头。“你看着吧。”叶修神色还算轻松,“虽然血量劣势摆在那里,人头优势却不能忽视。”


仿佛验证他所说的话,索克萨尔开始读条。


机械师的技能散布有一定特点,基本上来说是远不如手枪直接。即便如此并不意味着机械师不能像其余枪系职业一样精准地打断技能——如果不是有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这对双保险的话。国服荣耀第一人与剑圣能不能保护一个术士?答案是,能!


只是这代价非常惨重。


接下来的全部发生在数十秒内:一枪穿云与夜雨声烦各自挡下对方迫不及待想要打断索克萨尔的攻击。一枪穿云猛然步上台阶、向着12点钟对方出生点处一骑绝尘。为了躲避他的紧逼,牧师不得不退往平台后方。死亡之门缓缓在牧师脚下升起,夜雨声烦终于倒在了刺客面前,刺客看也不看,直奔索克萨尔而去!


“来不及了。”叶修说,“他们对自己的个人能力过于自信。现在又有一个选择,等忍者刷新出来,位于对方老家的一枪穿云已残血,必死无疑,你是机械师,你会去哪里?”


一枪爆头,死亡之门将牧师卷入黑暗。匕首进入索克萨尔的胸膛,又飞速拔出,全是血光。机械师早已从场地中央消失,连机器人痕迹也不剩。自家牧师交待在索克萨尔的大招底下,刺客却也连杀两人。现在非常明确,他与队友是同个方向:目标——石不转。


“这没错……”看着忍者的身形出现在场上,方锐忍不住说,“可……”


可他们低估了中国的荣耀第一人。


左半边转播大屏幕上,一枪穿云在忍者刷新的短暂僵直里抢先出手,瞬间将对方打爆。他这一撑,就撑了20秒。


“要的就是这20秒。”


有高度差,利用场地仅剩的一点地形优势,石不转一边给自己刷血一边与对方的两个角色周旋着。勉强来得及。在一枪穿云从屏幕上消失的一刻,只剩残血的忍者刚刚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一个模糊的影子让他再度陷入绝望,他可能完全没看清自己是怎么死的。


王不留行也没有回头瞧自己留下的尸体。那边石不转几乎已经无力支撑,子弹与机器人追逐着他的扫把,这条路飞回去变得非常艰难。他却不愿意纠缠,因为不尽快拼尽全力强杀刺客,仅有的一丝胜机便会失去。就在王不留行将要给刺客最后一击的时刻,铺天盖地的炸弹和追踪向他与石不转共同袭来。


还是王不留行赶上了。


屏幕上刺客的名字变灰,机械空投相继淹没了王不留行与石不转,石不转消失。炸弹的轰隆声后是一片尘烟与寂静,以及机械些微的咔嗒声。硝烟散去,场上只余两人。


机械师,半血;王不留行,残血。


 


“能够造成如今的局面,不得不说是中国队战术上的胜利。”楚云秀断断续续地翻译解说,“非常精彩!非常难得!想不到最后的比赛结果将依靠个人实力来决定!本版本魔道学者在面对机械师时存在射程上的劣势,但在上版本中曾被称为机械师走位的克星,可以说是渊源深刻纠缠不清的两个职业。在现在的血量差距下,让我们看看接下来双方打算怎么做!”说完楚云秀翻了个白眼,“全是片汤话。”


“同等条件,70年代有机械师打赢魔道的先例吗?”方锐转过头来问叶修。


叶修将烟头掐灭了,“现在已经不是70年代了。他打了全场还能半血,王不留行几乎一出场就半血了。对面说是世界第一机械也不为过,你觉得呢?”


“但这不就是你想看的结果?靠原先的职业优势获胜?不过血有差距……”


王不留行稍一落地。此刻双方全无后路,决战一触即发。


“我想看的在后面。”叶修道。


半近战对付中远程,王杰希是有相当心得并且演示过的。他曾经完美地避过了苏沐橙的三点炮,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现在今非昔比,若存在四点炮他或许也会掐准时机大胆一过。在那个时刻,叶修对着直播脱口而出:“真强。”


他自己有些惊讶。也许是从来没发现王不留行是这个模样,又或者说自打王杰希改变了打法、变得更加谨慎之后,叶修原已不再对这个人本身有什么强烈印象。他是个好队长,半吊子的魔术师已经消失——然而并非如此。魔术师依然存在,存在于转瞬即逝的衔接里,存在于每一个稍不留神将会错过的细节里:明明已不再用眼花缭乱的飞行将对手视若无物,却在转弯处的微操、简洁的路线轨迹中染上魔术师自己无法预警的色彩、并闪现出狡猾的一寸寸光来。


他不只是个好队长,还是一个真正低调、实用、将光芒全都敛在暗处的好选手。目击这种细微光线,叶修沉默不语地动摇了。有多少人能够一样看见?有多少人能够得知这个堂而皇之的秘密?他的牺牲,他应当赢得的掌声和尊重,他需要吗?有多少人能够给他?


王不留行就在那里,擎着扫把,完全没有要表现出什么的意思。


 


“我直说了,我想让你与那个机械师单挑。”休息区里叶修交握起双手,“魔术师打法还有提高的余地。”


“关于魔术师打法,你有确定的方案?”王杰希问。“上一场你已经用过了,在擂台赛上。”叶修指指报纸,他看着王杰希考虑了片刻。“你我都知道,魔术师的战术效果与效率不可得兼,但你有选择什么时候使用哪一种。真的里面混着假的,假的里面混着真的,何时攻击由你自己决定,你不就最擅长这个么?我想让对方非常渴望知道你什么时候将会出手。”


“目的呢?”


“在比赛的最后时刻,他需要一个技能全开带走你的机会。你要让他逐渐失去冷静下意识做出这一串动作,让他毫无保留大爆手速,爆得越高越好。——他必须要先失去耐心。唯一的前提是……”叶修算了算,“不论你的一击是怎样的一击,他要在你一击必杀的范围内。”


“这不需要那么麻烦。”王杰希道,“战术换血,他消耗大,我却逐渐步入他最舒服的攻击距离,令他以为我上当受骗不就行了?”


叶修挑了挑眉毛,“你比我还损。”


“这么做意义何在?他爆发完我还能活着?”


“也许能。”叶修说,“你首先要尽可能地躲避。”


 


机械师巧妙地后退,故意卖出破绽。双方不紧不慢地交换着攻击,这是一种随处可见的平衡,一方打掉2%,一方还以3%,下一招或许情况相反。总体来说还是机械师受到的伤害更多。但这同时也是一个陷阱,很明显在这个距离里魔道学者能够使用的技能有限,无法突破机器人形成的壁垒。防守反击是机械师的大趋势,消耗战也是他们最得意的。如此耗下去,王不留行虽然有微弱的血线优势,却将渐渐步入对方一套带走的危险区。而机械师只要保持好距离就没有同样的危险。


王不留行35%,王不留行30%,王不留行28%。


机械师的动作稍一迟滞,一个短暂的预告。捕猎者,自走火炮,以及穿插着无数小技能瞬间将王不留行重重包围。不愧是超一流选手,说提速便提速,那是完美的节奏变动。叶修静静盯着屏幕上的手速统计,看到技能光芒包围了王不留行。对方还是过于谨慎了,这一套如果全吃下来足以封杀方才残血的魔道学者。或许是王杰希上一轮表现出色,令对方留了个心眼,不管怎么说,这是叶修所希望看到的。


理论上,无论王不留行的动作再敏捷,他所能躲避的极限伤害不可能超过10%。


这就是终局了。当机器人将魔道学者牢牢锁在场地中央,全场对此有概念的观众都以为看到了比赛的结果。技能光芒炸裂,他们翘首期盼,等待着宣告N国胜利的字样。


但是——没有。


——扫把。


出现在屏幕中央的是扫把!那个坐在扫把上的小人冲出重围,带着残余12%的血量。机械师虽然还有约四分之一的生命,技能却全部进入cd!


没有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


射线、旋风、扫把乱舞。王不留行急速落地,摘下扫把,戳在了手边指向天空。


荣耀。


选手席沸腾了。


黄少天摘下耳机,飞扑到了王杰希的身上。此后是扭开头的孙翔,微笑的喻文州,脏话没刹住车直接跑过去的方锐……


叶修坐着没动。他从大屏幕上收回视线,自那堆人头中间看见王杰希冲他挥了挥手。


那手势是个简单的“OK”。


他的脸上展开不易察觉的笑容。






TBC

评论
热度(229)